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尘背后花渐落

渐行渐远……………………

 
 
 

日志

 
 
关于我

6岁时有了30岁的忧虑,30岁时又轮回到六岁的天真。样子有点呆傻,心灵自认犹如明镜,曾经几段悲欢离合,见几许真情假意,惹几片莫名尘埃。路过尘世,你我都曾坠入情海……   记住这些话: 当事者清旁观者懵   微博:邹家小六子 报纸阅读:城市晚报电子版:http://cswbszb.chinajilin.com.cn/html/2010-09/13/node_49.htm 合作:QQ326545359

网易考拉推荐

剩女史记(上)那些曾经的女孩儿  

2009-07-24 00:31:00|  分类: 感情,菜盆,火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邹小六 

     我不知道那个女子为什么总在我的眼前踽踽独行。我只记得那把油纸伞很熟悉,还有曳地的长裙、脑后那一屡青丝。有时候是绵绵的细雨,有时候有温暖的阳光。记忆零零碎碎,有如满地玻璃的碎片反射的光辉,点点醉人。我不知道那是谁,但有些熟悉。这时候痴呆的母亲粗糙的老化的手抚过我的额头,眼神里有些从来未曾有过的温柔,她说,谁不做梦呢?神经不好都做梦。
   我无语,面对苍天。这个记录中,我和另外一个我是主角。那些人不重要么?当然重要。他们是我文章中匆匆的过客,也是我生命的陪伴者。每一步都有男人出现,一切却似乎和男人无关。
剩女史记(上)那些曾经的女孩儿 - 主持邹小六 -     红尘背后花渐落作者Z小六


                             (一)没有规矩就是规矩

    “爸,我想要一张床。”我看着在地上磨刀的父亲,眼神坚定地说。我就是这样,喜欢什么就要说出来,能不能得到,我都必须争取。不然错过就错过了,你永远都不知道你能不能拥有。
    父亲抬头看了我一眼,说“不是有炕么,要床干什么?”然后他转身干别的去了。
    我要一张床自然有我的道理。床和炕是不一样的。炕是我厌倦的,床是我喜欢的。父亲不会明白这个道理,他有什么就睡什么,从不会去努力改变生活。
    那时候我家里只有一铺火炕,八个女孩就并排睡在炕上,火炕的确很温暖,但也让人有些窒息。因此我喜欢把木板放在凳子上,搭成一张简易的床。我觉得睡床是一种很文明的标志。
    我喜欢“文明”这个字眼,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文明,但我想只有这个字眼才能使我和周围的人有一些区别。
    我总喜欢和周围的人有一些区别,但实际上一直到现在,我和周围的人还是无法完全脱离,虽然生活看上去已经很文明了。比如说我曾经不想再见到我的母亲了,可是母亲病重的时候我依然伤心的一塌糊涂,忙着去给她看病。比如说我昨天晚上刚刚发誓不再和某人走的很近,可是第二天碰到这个人时,兴奋的感觉还是会涌上心头。如果第三天我没有看见他有些微红的脸和温和的眼睛,就会有一种淡淡的失落的感觉。总之,诸如此类的事情是无法摆脱的。那时候我就很崇拜那些真正冷血的人,所谓极度有理智的那些人。
   但我可怜的母亲不知道什么叫文明,她张口就骂我:“你个六傻子。”或者在我跟她索要新衣服的时候说:“你去找个老头嫁给他,他就会给你钱买衣服。”
   我母亲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呢?难道年轻的丈夫会不愿意给我买衣服?
   我是忘不了那种感觉的,八个女孩睡在炕上是一个很奇怪的场景,冬天的时候还好些,为了暖和和不那么挤,八个人便分成四组,每两个人一双棉被,在身体抵抗不了自然环境的情况下,人是顾及不了什么是文明的,文明的生活需要有一定的条件。如果冬天里我不选择和五姐一伙搭档盖一双棉被,选择在冰冷的板铺上过夜也不会有人反对,在我的家里就算主动也常常会被忘记,你不主动就会被彻底忘记,不是饿死就是冻死,而且肯定死后三天才可能被发现,丢了的话要到第五天才会有人想起来寻找,一群女孩儿,不是特别注意,很难发现少了哪一个。
    我想我后来见到喜欢的人就很主动的让他知道跟我这些经历有关,但很多的喜欢也大抵跟见到菜碗里的那块肉一样,以为喜欢,拿来也没觉得好吃,被妹妹抢去了也没有太多的遗憾。抢只是一种特定环境下的反应,是一种习惯。因为在很多人都虎视耽耽的情况下,我没有时间提前甄别,只有先抢过来,才可以做决定。
    在我们那样的家庭里长大,不想死的话就要服从我们家没有规矩的规矩。
    好在五姐性情比较温顺,我可以在睡觉时把一条腿骑在她的身上,多少让我在睡火炕时心里平衡一些。但我因此养成了一种习惯,喜欢把腿放在别人的身上,常常只是顾着自己舒服,不管别人死活。但也仅仅限于对五姐这样,其他的人是不行的,别说骑,有一次我进错了被窝,进到四姐的被窝,刚刚感觉到棉被比我的软和,就立刻被踢了出来。后来我就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对于在乎你的人来说,什么都是可爱的可以原谅的,否则就意味着一场战争和一种伤害。

                         (二)喜欢你的人不打你

    我们家后来就不再用名字来称呼某个人了。因为孩子越来越多,父母已经越来越不耐烦。象我,干脆就被母亲称为六傻子。母亲说我傻也是有道理的,我和其他的姐妹有些不一样,长的就傻乎乎的,又胖又笨,还不爱说话,喜欢一个人呆在旁边。我也不喜欢在姐妹中吵架,除了认为吵架是不文明的行为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害怕除了五姐和三姐之外的所有的姐姐还有两个妹妹,她们不喜欢我,总是欺负我。所以五姐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被我拖累着,常常把她气得大声哭嚎,但如果她不领我,我就会大声哭嚎,我后来喜欢欺负喜欢我的人,大概也和这种经历有关吧,因为我知道,喜欢你的人轻易是不会打你的。
    我也不喜欢我们家吃饭的那种感觉。菜盆一端上来,十双筷子就伸过去。开始的时候我就等着,期望父母或某个姐妹可以主动给我夹一点好吃些的,一块肉或者鸡蛋。但结果就是我最终连汤都没喝到。于是我不得不学会“抢”,在菜盆刚端上来的时候立刻伸筷子过去,有时就招来母亲的一个大巴掌。但我渐渐觉得这样做的好处,连眼力都练就了:你一眼就会发现菜盆里为数不多的几块肉的位置,而且一夹一个准,这让姐妹们望尘莫及。
    在这样的环境里,我强烈的需要依赖一个人,给我亲情的呵护。因为母亲是不喜欢我的,她打人很疼,骂人也很凶,而且根本就不听你的解释。所以我一有记忆,就断了从母亲那里获取温暖的念头。我从不主动去和母亲联络感情,企求他给我一些温暖的庇护,因为我觉得,当妈的就应该做当妈的应该做的事情。她既然不主动给我,就是她的错误。
    但我需要一种温暖。我不知道到哪里去寻找。我总是在梦里梦见一个男人,中年的那种,体态有点胖,很壮实的样子,不是很英俊但很亲切的笑着,背着我在山路上走,他的后背很温暖,贴着很安全很舒适。他回头笑的时候,眼镜就歪了。我不知道一个壮实的走山路的人,为什么还要戴着眼镜,这大概也和向往文明有关吧。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